在评价Uber创始人克拉尼克的为人时,最常见的一个词是asshole。他就︴是个混蛋

他对法≈律和规则的藐视给Uber带来了惊人的扩张速度——还有麻烦
23岁那年,最☆让你烦心的是什↕么事?
考试没通过?被妹子甩了?和Uber创始人克拉ρ尼克(Travis Kalanick)同学一比,这些简直不叫事儿。
他在23岁时遇到了一个小麻烦:30多家媒体巨头Г联合起诉他的公司,要他赔偿2500亿〓美元。
你没看错,是2500“亿”。这钱能买下整个Facebook或阿里巴巴还有的剩。
事情是这样的。在UCLA(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)读计算机本科时,克拉尼·。克"认识了系里的几个牛人。大家一起辍学开公司,做了个叫⿳Scour的P2P下载软件。

左边两位◙是克拉尼克的老爸老妈。他们资助了Scour不少钱

虽然克拉尼克◈站在中间,但其实他不是CEO
Scour一发布就火遍校园,大学生们欢乐地用它下着盗版视频和音乐,他们公司也立刻获得了数千∮万美元的风险投资。
然后,►法院传票来了……∮;
美国电影协会、唱片工业协会和音乐出版商协会起诉他们侵犯版权,∑要求赔偿2500亿美元。克拉尼克哪来那么๑·ิ.·ั๑多钱,于З是公司就破产了。Scour黄了也挡不住克拉尼×克爱折腾的心。他拉上几个高管立马又开了家新公司。
〾最初一切都非常顺利。才花了几个月,他们就找到了投资人。在签合同前,双方决定开个会确定些细节。2001◣年9月11日,投资方代表在波士顿坐上飞机,准备去他们公司。
然后,这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……

这是投资方代表Daniel Lewi♀n的照片

现在你还能在911纪念碑上看见他的名字
投资泡汤,全国上下又乱成一团,克拉尼克同学的公╫司一下子陷入了财务危机。这时他想出一个天才的点子——不给员工交个人所得税,这样就省钱了呢!
然后,法院传票又来了…̷↗0;
这次找上门的是国税局,他们给了克拉尼克同学两个选择:罚款or坐牢。
这次克拉尼克同学只好认栽,凑钱交了罚ъ金。公司折腾了几年之后,终于在2007年被一家网络巨头以2300万◎美元收购了。克拉尼克同学获得了人生中第一笔巨款。

著名投资人、达拉斯小牛队老板马克库班投资了这家公司,但他没敢投资Uber
换了别人,这时候当然就得花天酒地一番。而克拉尼克同学可不是普通人,他的选择当然——也是花】天酒地。
他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周游世界。但到了第二年,他就觉得无聊了۞۞,决定还是得干点正事。
于是他继续出没于各种创业圈子找点子,最后把目标锁定到了出租车行业。
在旅行中,克拉尼克发现许多城ε市都有打车难的问题,他认为这完÷全⿴是行业╳垄断造成的。
于是他和几个合伙人决定开发个打私家车的软件来打破这种垄断,他们给这软件起名叫UberCab。

这4个就是UberCab的创始人,右2是克拉尼克
最初他们在旧金山找了家Ⅸ汽车租赁公司提供服务。由于服务又好车又好,UberCab很快在当地IT圈火了。
然后,法院传票,哦不◎,政府禁令又来了……
发禁█令的是旧金山交通管理局,他们给UberCab的运营挑了一堆刺,最后还说:“你们没出租车运营资质,怎么能叫UberCab呢(cab是出租车的意思)?”
要换别人,肯定觉得这买卖没法干了。没想到克拉∏尼克同学看到禁令开心得不行,见人就说:≡“他们要封杀我们,这个项目成了!”
他决定根本不鸟禁令,生意照做,客人照拉●。说我名字不行?去掉cab改@叫Uber就是了。
要是你看过电影《社交网络》,一定知道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信条——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(快速前进,打破常规)。克拉尼克也是这样。

先扩张,再用钱解决一切问题。这就是他们的行为逻辑

为改善糟糕的υ形象,克拉尼克雇佣了奥巴马的顾问D∪avid Plouffe
事实上Uber在每座城市的扩张都是一场战斗,而这是克拉尼┌克最擅长的。
在华盛顿,他从网上发动了۩๑数万居民给市长发邮件要求解除禁令。在丹佛,他甚至还发起了一场示威游行。
芝加哥最初试图发禁令阻止Uber进入,但当市长的邮箱被抗议邮件塞爆后,禁令就不了了之了。
在伦敦和巴黎,愤怒的出租车司机举行△了大规模的罢工,抗议Uber抢了他们生意。而克拉尼克的对策是立刻宣布当地Uber打车免费。
结果打不到车的居民只好纷纷下载Uber打车,罢工居然变Э成了Uber免费〇推广。

伦敦的出租车司机曾罢工抗议Uber,然而并没什么用
在一些被禁的城市,Uber甚至会偷偷组织培训,指导当地司机躲过检查。
通过各种非常规手段,Uber目前已经扩张到了50多个国家。克拉尼克正面对着越来越强烈的抵抗,而他显然乐在☞其中。Ⅷ
他在各种场合激烈抨击出租车行业和监管机构,宣称这个行业即将灭亡,而全球1000И万出租车司机很快就会被Uber车主取代。
这些话带来了巨大的麻烦,但他毫不在乎。对克拉尼克这一点,马克库班有句∑评价非常精彩:他只是要战斗,而不是要打赢。

via:凤凰网